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,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,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- 如果接下來的餘生只能聽一張專輯,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它。
會員登入
|
OR

如果接下來的餘生只能聽一張專輯,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它。
0
679

By Matthew Chi

2015年4月5日 (四)

如果上帝出了一個難題給我們,如果接下來的餘生只能聽一張專輯,你的腦海裡會浮現出哪張專輯封面?

 

毫不猶豫,我的答案是 Muse「Black Holes and Revelations」

 

img1428230111.jpeg
 

Muse是個受大眾期待、且被放大檢視的英國樂團,早期常被拿來與天團Radiohead做比較,甚至被喻為「電台司令接班人」,坦白說我一向不喜歡接班人這種稱號,Muse就是Muse,誰都無法取代它,它也無法取代誰。

 

Muse也是個特別的樂團,他們實編上只有三個人,三人編制的樂團絕大部分會讓人聯想到流行龐克團,像是Blink182、Greenday、FIR(亂入)。但Muse的音樂聽起來就是這麼地華麗卻又不迷失搖滾該有的味道,更難得可貴地是,Muse的現場演出不但能維持專輯音軌該有的水準,甚至能超越你能想像的所有事情。


從1999年發行的首張專輯「showbiz」來看,「暴躁」成為了Muse的代名詞,以Matt為首的吉他焦躁聲線與真假音切換的唱腔,讓Chris沈穩跳動的Bass音牆更為突顯及出色,最後Dom的巧妙鼓點完美串聯了彼此。

每個樂團就像是人類的個體一樣,總會有不同時期的蛻變與實驗,Muse從早期「showbiz」單純三人樂器的焦躁曲風。到第二張「Origin of Simmetry」開始加入古典元素的鋼琴音階,並將吉他的暴力美學詮釋到極致。在第三張「Absolution」發行後快速攻上流行音樂市場,說白一點。就是從這個分水嶺,Muse開始針對他們的曲風做了些實驗性的改變。
 

 

Starlight

 

歌詞有點芭樂,編曲有點美麗,所以我很喜歡。

 

其實Matt過去很少寫情歌,但在這首歌展現出鐵漢也有深情的一面(當然也有商業考量)。招牌的Bass音牆陣陣響起,輕巧的鋼琴聲散落在激昂的歌聲中,聽起來是那麼地療癒、那麼地溫暖,夜晚漫步走在街道上,彷彿抬頭就能遇見美麗的星空,

 

當歌曲的最後,Matt用那透徹明亮的聲音唱著:

「Hold you in arms. I just wanted hold you in my arms. I just wanted to hold ~」


似乎,很多事情都不會再讓你這麼痛苦了。



 

Map of the Problematique

 

非專輯主打卻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,並向大團Depeche Mode-Enjoy the silence取經,由層層堆疊的吉他碎音展開序幕,蜻蜓點水似的電子琴聲很輕巧地融入在這陣炫風節奏中,大量低音鼓點貫穿整首曲目,始終保持著帶有點靜謐的速度感。尤其是副歌結尾結束銜接主前奏的鼓點過門真的是漂亮到有剩!

 

歌詞中「I can’t get it right, get it right since I met you.」所唱出的感覺,被拿去作為The tourist 的預告配樂還真是一點也不意外,當初聽到還真是嘴角上揚。


 

Knights of Cydonia

 

這首簡直是神曲,更勝5566的我難過。

 

有個故事是這樣的,從前有一個男孩很喜歡Muse,喜歡的程度凌駕於女友之上,某天得知Muse將參與台灣228正義無敵演唱會時,高興到三天三夜睡不著覺,每天就像是當兵等退伍般數饅頭倒數著,到了Muse演出那天,那男孩為了近距離目睹神一般的Matthew Bellemy,從中午12點開始演出的濁水溪公社一路卡位到晚上7點的閃靈(沒錯,連一滴尿都沒噴!

 

閃靈的冥紙撒完後,又等了一個小時的Muse技師團setting,突然間,舞台燈光緩緩地暗了下來,

 

「來了!」那位男孩心中的情緒似乎開始從疲累轉為興奮。

 

眼中見著的是一身白色裝扮揹著御用Manson guitar、狂刷著E chord的Matt,在那個moment,那男孩真覺得Matt就是他心目中的白馬王子(誤)。開場曲Knight of Cydonia,無論是Matt的每一次吶喊、Chris的每一道音符、Dom的每一拍聲響,無處不充滿著氣勢磅礡、正義感十足的音樂力道,尤其是副歌的大合唱歌詞是這麼寫著:

 

「No one’s gonna take me alive. Time has come to make things right」


「You and I must fight for our rights. You and I must fight to survive」

 

台下的樂迷紛紛緊握著拳頭,指向舞台、望著彼此,大聲唱著、捍衛著我們對現世的不滿,隨後跟著Muse最擅長的riff solo,駕著駿馬在荒野沙漠中奔騰著、擺動著,直到情緒散去。最後補充一點,那個男孩光聽到Matt唱出的第一道音符眼淚就噴出來了,就是在下本人我。

 

而且我一直覺得其中一句歌詞很幽默,「And how can we win when fools can be kings」,如果你知道我在想什麼的話那就心照不宣了。


 

Supermassive Black Hole

 

對我來說很特別,對Muse來說應該也是。就這張帶有點實驗性的作品而言,Supermassive算是Muse第一首嘗試電氣編曲的作品,酥麻的bassline搭配Matt迷人的假音唱腔真的是一聽就會愛上。


 

 

這張專輯看在老Muse迷眼中或許不是那麼地舉足輕重,但它卻填滿我人生中所有的黑洞,在每個時期的星際裡不斷地演化、轉變與終結。所以,把你的喇叭轉到不會吵到鄰居的音量,讓Muse的各種華麗音色噴射出來吧。



img1428231789.jpg

『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,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』


會員留言討論

 


一共有0則留言
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

目前無紀錄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