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,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,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- 這是一張封面光鮮華麗,詞曲卻黑暗見底的專輯。
會員登入
|
OR

這是一張封面光鮮華麗,詞曲卻黑暗見底的專輯。
0
330

By Matthew Chi

2015年4月20日 (五)

我們應該都曾經遇過這樣的人,就是初次見面會有點倒彈、無論他做了什麼事都令人覺得厭惡,而且是會想賞他巴掌的那種厭惡。但最後相處久了,你會慢慢發現其實他也有說不出的曼妙之處,甚至有種相見恨晚的扼腕感,這就是我對於聽到Placebo的音樂、看見Brian Molko的感受。

img1429503528.jpg
 

在2006那年,從朋友MSN視窗中的影片連結讓我第一次接觸到Placebo。印象很深刻那是場Acoustic live,Brian唱著經典名曲Every you every me,當下只覺得WTF這人到底是男是女啊?!如果是女人也太MAN、但如果是男人也太騷!就這樣我與Placebo的首次見面就這樣不歡而散。

同年他們發行了新專輯《Meds》,這張不得不說我相當喜歡,也讓我再回頭聽「The Bitter End」「20 years」「Special Needs」等一些Placebo經典歌曲,每聽一首歌就像是看了一齣劇場般,享受那具有張力、戲劇性的片刻,他們彈奏技巧與編曲雖稱不上複雜與豐富,但痛調真的是一絕,當歌曲進入悲傷的情調下,吉他的每根聲弦就像是在哭號一樣,讓我們的心隨著Brian魅惑的嗓音更是糾結在一塊,每次聽完一輪Placebo都覺得快心肌梗塞。

可惜的是Placebo做完《Meds》世界巡迴後,鼓手Steve因家庭因素而退團,補進了一位金髮肌肉小子,很剛好地他也叫Steve就姑且叫他小Steve好了。當初看到Placebo新團照的時候,口中的咖啡真的差點噴在螢幕上,心想:Brian怎麼會選個像Justin Beiber這種X孩的樣貌進團啊?!還是這是Bass手Stef的菜啊?!(Stef是個gay

果其不然,新團員加入的第一張新專輯《Battle For The Sun》實在讓我有點傻眼,小Steve的鼓點與力道實在是有夠大力有夠陽光,亮到我眼睛都快瞎了,跟老Steve鬱鬱寡歡的鼓點比起來,真讓我覺得情人還是老的好,我猜想Placebo應該也挺後悔發行這張專輯,因為後來的巡迴根本沒聽他們唱過(冷笑

過了四年,Placebo再度發行新成員加入後的第二張專輯《Loud Like Love》,少了暴衝式的彈奏風格,多了點傳唱式的流行感,但在歌曲的概念上依舊圍繞著愛,是張新粉絲好入門的一張專輯。另外,我想你們應該也該再來台灣向樂迷訴說所謂的愛了吧!(現在想起過去竟然在台灣半年內看到兩次Placebo真是不可思議

Loud Like Love
 

要愛就大聲地說愛,要愛就瘋狂地去愛,

無論是愛情、親情、友情或是寵物情,Placebo的詞曲似乎與「愛」脫離不了關係。前奏的吉他picking tone就足以讓人感受到一股暖流,大量的電子合成器的樂音更是填滿了單調的空缺,就讓我們跟隨著悸動且率真地唱著:「To Breathe To Believe  We are loud like love !!」


 
Too Many Friends
 

這裡指的朋友多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。

長期關注人與人之間情感關係的Placebo自然不會放過社群議題,
從歌詞的第一句「My computer thinks  I'm gay」就明白的跟你說著:
「拜託你!多出門跟你的朋友打屁打球打鏢,連google都比你朋友還清楚你最近在幹嘛在看些什麼!難不成你也要跟幾百個人共用一個莎曼珊嗎?」

社群朋友的數量一點也不重要,就算幾百幾千個那又如何,Po個圖文不符的照片有個百讚千讚,啊不就好棒棒。哪天你不幸英年早逝,會為你留下眼淚的那些朋友才是最重要的,而不是按讚的朋友。

 

 
Rob The Bank
 

很有意思的歌名與歌詞,從前面開始就唱著我要搶銀行我要搶銀行,

從英國搶到美國、接著從墨西哥搶到加拿大、最後從外太空搶到行天宮(這我自己加的
不禁讓人馬上聯想到這首歌是否在影射全球金融危機,但這議題又有點過時,心想會不會是在嘲諷哪個樂團做世界巡迴根本偷工減料、到處招搖撞騙什麼的,

還在推測之際,副歌馬上唱到:「But take me home and make love and make love and make love」無限迴圈,直白程度實在是感到害羞。

在這裡,Placebo用更荒謬更極端的口語描述人類表達愛的方式,那是一種自私、具有原始慾望的情感,就像是我他媽的管你今天去哪裡搶銀行、搶了多少錢,記得回家給老娘在床上繼續加班的概念這樣。


 
A Million Little Pieces
 

Placebo晚期非常經典的編曲手法,碎落的鍵盤聲與吉他顫音相互交錯,瞬間覺得窗外天色一片灰濛,Brian用他陰柔的嗓音唱著:
「There wasn't much I used to need. A smile would blow a summer breeze. Through My heart. 」

如同早期Without You I’m Nothing的風格,那意境是多麼地卑微、悲傷、足以讓人淚流滿面。



我們都渴望有愛,因為有了愛,才能使一個人完整。
Brian一直唱著,愛會使人精疲力盡、如魔纏身,但只能去相信它的存在才能夠了解愛。
愛要及時說,此時此刻你若想起了誰,記得跟他say hello並分享你聽了什麼音樂吧。


img1429504044.jpg
 

『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,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』


會員留言討論

 


一共有0則留言
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