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,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,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- 理解憤怒,活出內心的獅子
會員登入
|
OR

我的音樂故事 理解憤怒,活出內心的獅子
0
213

By She Says

2014年8月14日 (三)

憤怒,給予你力量和動力,讓你生命的每一分鐘都具有創意,每一分鐘都能表現出你自己的風采。沒有憤怒,你就會在不適當的地方屈服,就會手足無措。---美國心理學家湯馬斯·摩爾


五月天--抓狂


我們懼怕憤怒,因為憤怒這個名詞,代表著這人不理智,或是很幼稚的代名詞。
我們避免憤怒,因為容易傷害關係,讓我們與別人疏遠。但憤怒是必須的。
因為我們需要親密關係,也需要保持獨立空間,從而保持住自己的個性和判斷力。憤怒,是保護獨立空間的最有力武器,甚至是唯一的武器。


假若你接受自己的憤怒,那麼,當有人試圖與你建立壞的關係時
無論他的藉口多漂亮,他都難以得逞,因為憤怒告訴你,他這樣做不對。
你的憤怒釋放後,會令他知難而退,而你則捍衛了自己的空間。
這樣,通過憤怒,你拒絕了一次壞的關係,或者拒絕了一個關係往壞的方向發展。


因此,美國心理學家湯馬斯摩爾在《靈魂的黑夜》中說:【當人們清楚明白地表達出憤怒的情感時,它就能為一個人和一種關係做出很大貢獻;但是當憤怒被遮掩隱藏起來時,它的影響則正好相反。 】

關係有好壞之分一樣,憤怒也有【好的憤怒】和【壞的憤怒】。
 
好的憤怒,直接捍衛了你的個人空間,並最終阻止了一個好的關係有向壞發展的可能性。
 
但是壞的憤怒,則做不到這一點。不過,有趣的是,一些憤怒之所以成為壞的憤怒
正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壓抑了自己的憤怒。
 
憤怒,是對入侵者的直接反應

和其他所有的情緒一樣,憤怒首先是一個信號,它告訴你有人過分地侵入了你的空間,過分地控制了你。如果你感受到了憤怒,並理解了憤怒傳來的這個信號,那麼你就會明白,侵入你空間的那個人,無論他理由是多麼美好,你都應當捍衛自己。

img1407986217(1).jpg
 
最常見的入侵恰恰來自最親密的人,如父母、配偶、親友和同事。
 
關係越親密,入侵者越容易打出冠冕堂皇的藉口,如“我愛你,所以才這樣做”。這種藉口很容易迷惑我們的理智,讓我們陷入迷茫,開始相信他們的確是為了自己好才這麼做。畢竟,理智很容易被欺騙。
 
但是,情緒決不會被欺騙。第一時間產生的情緒,都是基於真相的最直接反應。
 
譬如可能有人很在乎隱私,但是父母或情人特別喜歡偷看他們的app或是Line,當下他們是憤怒的,但最後可能會因為對方說【我是在保護你,才這麼做】,只好隱忍下去,但最終還是會有情緒爆發的一天。原先可能是【好的憤怒】,轉變成了【壞的憤怒】,傷人傷己。
 
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要明白,在憤怒出現的當下,感受自己被入侵的當下,要怎麼去理解它,釋放它,讓他人知道這樣的入侵是不對的。
 
假若你能全然地接受第一時間產生的憤怒,那麼你永遠不會被欺騙,不管多麼聰明的入侵者都不會得逞。
 
或許,你不得不暫時接受一些強勢人物的入侵
但你清楚地知道,這不是愛,這不是為了你好,這是入侵,這是不對的。
 
很多時候,僅僅知道自己憤怒和為什麼憤怒,就足以得救了。
 
 
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認為,攻擊是人類的基本慾望,我們的所有行為,其動力都來自於這種力量。
攻擊,的確會令關係一時疏遠,但它由此給我們留下了充足的個人空間,使我們可以充分地保留自己的個性與獨立。

攻擊,聽上去是一對黑暗的詞彙。那麼,我換成另一套詞彙:自由。
 
自由的獲得,離不開憤怒與攻擊。
 
因為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控制慾望,免不了想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另一個人身上,而那個被強加的人,必須得靠憤怒與攻擊才能與強加者拉開距離,否則他就不會成為一個自由的人。

更重要的是,別人一旦過分地侵入你的空間,你的憤怒是不可避免的。你永遠不能阻止自己憤怒的產生,你最多只能暫時把憤怒壓抑下去。不過,如果這憤怒被壓抑了太久太多,那麼一旦爆發,就會是毀滅性的,要麼是毀滅對方,要麼是毀滅自己。

這正是為什麼,那些內向的、孤僻的、聽話的、很乖的人,經常會做出令周圍人都難以理解的事情來。
 
會合理地表達憤怒的人,遠比從來不憤怒的人更適合建立關係
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,一個朋友對托馬斯摩爾說:你最好只和那些會表達憤怒的人做朋友。
 
我有時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開始憤怒後的我,和以前很乖的我相比,顯然更有力量。
如果比較這兩者,我遠遠喜歡後者,而不是前者。

這不難理解。因為憤怒和愛一樣,都是我們本能的驅動力。
如果愛的能力被閹割了,一個人就會變得萎靡不振,憤怒的能力被“閹割”,會帶來同樣的結果。
更重要的是,憤怒很難被閹割。那些看起來沒有憤怒的人,其實也會找一些途徑釋放自己的憤怒。

友人S,她父母疼愛她的弟弟遠遠勝於她,但她不能表達憤怒,否則會招致責罵,從而得到的愛更少。於是,她變成一個看上去沒有憤怒的人。在家裡如此,在工作裡也如此。

譬如,在部門裡,主管和其他同事常推給她一些本不屬於她的任務。她不敢推掉,因為怕得罪人,怕傷害關係。並且,她對我說:“我從不生氣。”

但是,那些任務,她總是拖延,且常犯一些“莫名其妙的錯誤”。結果,常惹得主管和同事非常憤怒,這導致她經常被開除,於是不斷地換工作。

在這個案例中,拖延和“莫名其妙的錯誤”其實就是她的憤怒與攻擊。
 
只不過,這種憤怒的表達不是來自意識,而是來自潛意識。當在家裡遭遇了不公平的時候,她不敢捍衛自己,於是只能忍氣吞聲。在工作上裡遭遇了不公平時,她一樣是忍氣吞聲。不過,並不像她所說得,“我從不生氣”
 
她只是在憤怒出現的第一時間,立即把憤怒壓下去,因此根本覺察不到而已。但那憤怒仍要找突破口表達出來,拖延和“莫名其妙的錯誤”就是她的憤怒的表達方式。

她的那些同事和主管由此感受到了被攻擊,這種感受是很真實的,這女孩的確是在報復他們。當然,這種報復是破壞性的,既得罪了人,也不能幫助她捍衛自己。

此外,S,她不憤怒,但她看上去成了一個慘兮兮的可憐蟲,她永遠有說不完的委屈,她總在自憐,也總是無意中找一切機會讓別人可憐自己。
 
但假設她能在第一時間識別自己的憤怒,並能適當地把它們表達出來,那麼她就會遠離這種無力的可憐狀態,變成一個更有力量的人。


能與憤怒和諧相處,我們就會活出內心的獅子。
 
日本有一個網站“憤怒吧”,那些受了上司、家人的氣的人,會去“憤怒吧”發洩自己的憤怒,譬如把討厭的上司的畫像貼在一個木偶上,然後攻擊這個木偶。這是一種等而下之的處理方式,其實也是一種轉嫁,當然,它總比不處理要好。
 
好的處理方式是,理解你的憤怒,問問它向你傳遞的信號是什麼意思,然後富有智慧地去解決它,那它勢必會成為你心靈的兵器,幫助你強大起來。
 
就如托馬斯摩爾所說:


【你要理解你的憤怒,最終才能觸及它的核心。它有某種深奧的內涵,幫助你讓生活變得有意義。如果你確切地知道什麼讓你生氣、你在和誰生氣,你就能清楚自己的立場與事情的重點,以及該如何在情感上加以處理。】
 
 
憤怒釐清了複雜的生活,並不斷將其重組。


『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,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』


會員留言討論

 


一共有0則留言
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