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瀏覽器並未啟動Javascript,請啟動瀏覽器的JavaScript或是升級成可執行JavaScript的瀏覽器,以繼續使用PlayMusic音樂網 PlayMusic音樂網 - 縱橫飯局的無靈魂者
會員登入
|
OR

我的音樂故事 縱橫飯局的無靈魂者
0
185

By She Says

2014年8月29日 (四)

其實我對各種飯局滿抵觸,覺得很負擔。坐在那邊,皮笑肉不笑的,自己都覺得傻,但是又無可避免,在熱聲鼎沸的飯局中,我靜靜地思索著。

什麼人熱衷飯局?自信自傲的中老年精英男、勇於衝鋒陷陣的各路美女們(女戰士),實力派老男人和女戰士一出場,整個拉開了火拼的架式,他們是飯局中最棒的調劑娛樂者。

飯局中有看不見的暗流湧動,你要不去細想,也就裝傻的自在逍遙了。
飯局分兩種,有所圖的,和無所圖的。無所圖的,就是傻呼呼的那種,奔感情去的,不需要什麼利益交流,通常都是和學生時代的姊妹淘。

我記得第一次發覺飯局的光怪陸離是畢業後的一年,玩音樂的時候認識不少人,覺得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,見識了各種形形色色的人,覺得好玩、好奇。

我想每個人都有過一段熱衷飯局的人生階段吧,彼此多麼樂意在各種飯局上賣弄自己的幽默,暢談自己的學識,尤其在理科的人面前。

後來,有好多話就不說了。別人願意說,我就一臉寂然地聽著。

content_womany_party_1409280647-23911-89

混跡各種飯局的,有不少是千年的狐狸,有點自傲的說,我能認出她們來。
飯局上的這種氤氤的氣氛是她們的補藥,有了她們,飯局才多了曖昧和生動。

有人各得其所,有人游刃有餘。有記者採訪導演郭寶昌時,他說他媽從小就給他喝茅台,告訴他,長大後你就知道了,有多少事是在酒桌上辦的。

我想,什麼事要是都在酒桌上辦,那這酒得喝的多累呀。


飯局上很多假話都說得那麼真誠。誰信?不信的人也像真信了一樣。
說的人明知道對方不信,卻表現的為對方的信任而感動的樣子,彼此根本在說相聲唱雙簧。


某次工作場合上的飯局,一入座,哇!在座的都是老狐狸呀,那端著的架式,用鼻腔說話,一看就是平日被別人捧慣了的角色。盤踞在各重要位置。
大人物來了,眾狐狸立刻從高高在上變得俯首低眉了。那麼鮮明的兩面還是讓我詫異,最後看著大家喝成一團,酒酣耳熱。


同事看著我瞪眼:你怎麼回事呀?喝酒啊?

我心裡想:平日我和姊妹們喝酒時,耍三八裝可愛,有時潑辣如女漢子,你若看這些就以為我是交際花,那你可就錯了。這種場合,我真不靈活,超不喜歡。

同事說:我們是晚輩,從禮貌的角度,你跟我敬一圈吧。
我回說一杯還行,多一杯我就不要了。


結賬時,同事回頭問我,你拿到幾張名片?我說一張也沒有。
我心想,真有病。

content_womany_large_1409280689-7345-850

吃過許多飯局都淡漠了。很多生動的人,還會記得。
有的人真性情的流露,會讓你難忘。能真正放得開的人卻很少。

有的人不過是在表演豪放與真誠,飯局變成一個舞台
有真性情又有趣的人,少之又少,是極品。


公司有個老前輩,瘦而氣質清爽,只要有她在,風頭無人可比,每個人都會被她撩拔的熱鬧起來,瘋起來,酒至嗨時,她更是引吭高歌,翩翩起舞。
那是精彩的釋放。她的生命像一塊通透的老玉,發出溫潤的光來。


其實,我對飯局,既討厭但又好期待,期待看到各式各樣的人。


在我未來的生活中,會發生什麼,我不知道。
但有幾場飯局在遠方等著我,我是知道的。

比如,我們倆,說好了在河堤下賞月,上次,我去了,你沒來,欠我倆的,總得還。
還有另一個我們倆,也有一個這樣的約定,選一個我們都沒去過的地方。
還有一個我們倆,本來說好到沖繩,結果之後改在了香港,但沖繩的約定還在。


《蘭亭集序》裡說:有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;又有清流激湍,映帶左右,引以為流觴曲水,列坐其次。雖無絲竹管弦之盛,一觴一詠,亦足以暢敘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,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盛,所以遊目騁懷,足以極視聽之娛,信可樂也。


這種飯局的雅趣,現在人遠不如古人。說到這兒,好像有點做作?
但我是真心嚮往。但我只怕真遇到了那樣的飯局,會顯得我粗俗鄙陋。

 


『以上文章版權為本文作者所有,授權刊登於PlayMusic音樂社群網站』


會員留言討論

 


一共有0則留言
同一篇文章誰也在看